随想:有所求和无所求

2019-04-30

​ 我想要做什么?

​ 如此简单,却至今无解,始终是一个模糊的愿景,我多次尝试将其具象化,找到一个方向,找到一个评价标准,一个值得坚守的方向,但结果总是挫败。我理解这是一个人成长必须经历的阶段,我们要承担每一个选择的风险,要承担每一次失误的代价,要学会正确处理自己的情绪,要懂得人情世故,要懂得权衡利弊。

​ 必须要学的东西很多,这些都是「基本社会机能」的一部分,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同龄人需要有应对技巧,而这些技巧源于我们最早的思维方式和性格。这些做法不一定是最优的,于是我们就形成一种模式:使用技巧 -> 获得反馈 -> 优化技巧,如此迭代循环,便是如今我所做的事。

​ 这种变化看似理所当然,却让我很害怕——我不知道这条道路会通向何方。

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了。我曾以为我是一个野心家,充满了欲望和激情,最终发现这份自我驱动力是为了逃避童年的一些不幸遭遇。这份执念支撑我到了大学,迫使我不断前进。但随着和家人的交流变得坦率,这份执念最终以人与人的互相理解结束,我原本的动力体系由此也便失效了。

​ 执念的化解让人感到犹豫和迷茫,我开始否定自己先前行为和想法的存在意义,如果当初的所思所为是自我挣扎,那如今刚走出深渊的我算什么?届时才突然发现,没了那份执念,我的内心竟空虚成这样。

​ 我真的很羡慕那些不忘初心,坚守笃行的人,他们经历了19年的摸索,19年的思考和实践。他们有的人对自己的选择坚信不移,有的人对自己的信仰笃学不倦,他们活得明白。

​ 这时候我才开始真正思考,我到底想要什么?

​ 抛开世俗的评价体系,抛开外界的规则,深入去挖掘自己内心。

​ 要活得明白,要有所求得明白,要无所求得明白。

​ 实时,我无什么觉悟,更无什么信仰,只知我仍需积淀和摸索。


2019-08-07

​ 好了当前面说的狗屁,真不知道当时我咋能这么多愁善感。

​ 写几篇博文解决不了问题,大概还是自我意识过剩。

​ 少打点游戏,多看点书和资料,有时间写篇文章调节一下,还差不多。

​ 所以少说屁话,心里少装点破事,多动脑子,滚去干活,这才特么好使。